异能小神医 第五章 不跑才是傻瓜
作者:清风闲人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12-10
    嘴里面虽然呵斥着对方,但杨舒雅的眼睛却是没有离开叶秋那粉嫩嫩的皮肤,心中露出大大的疑惑来。昨晚此人送来的时候,浑身都是伤痕,还有地方有着刀疤呢?谁知道,这才过了一夜,伤痕竟然全部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“臭流氓”

    叶秋用床单捂着自己,嘴里面嘀咕道;“冤枉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说,臭流氓,你就是臭流氓……”

    捂着眼睛的杨舒雅,撅着嘴巴,生气骂道。不过她心中冒出来一个真的好大词语来,作为医护人员,她见过的事情太多了,似乎能够跟刚才媲美的还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“嘚嘚,我是流氓,还不成嘛。那啥,尊贵美丽的杨舒雅护士小姐,可否把我衣服还给我。你看看我这样,怎么出去见人。”

    好男不跟女斗,为了要回自己的衣物,叶秋不得不认下臭流氓这个称呼。

    衣服,叶秋昨晚那一身套装早早破烂不堪了,其中底裤之类都被大夫给剪烂了。好在杨舒雅小护士倒也是够意思,给其弄来一套护工的服装,不至于让某人赤裸身子在大街上。

    骨科大夫魏胜军接到下面的汇报,赶紧放下手中论文资料,慌慌张张冲到住院部来了。对于下面的汇报,他是一万个不相信的,开什么国际玩笑,一个全身骨折的人,会在一夜之间恢复如初,这简直是医学上为所未闻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人呢?人呢?”

    急忙忙的赶到病房的魏胜军,却是没有瞥到人,急促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跑了”

    杨舒雅撅着嘴巴,气呼呼的回应着。着实让她气愤不已,处于好心给对方去打热水,结果回来的时候,那人就不翼而飞了。

    “跑了?”魏胜军一愣,脱口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医院后续发生的事情,叶秋却是不知道的了,作为一名医学生,考试虽不能及格,但还是知道一些隐性东西的。假若他继续留在医院的话,恐怕人家会把他当做小白鼠一样推上实验台好好研究一番的。

    走出医院的那一刻,努力的呼吸着空气,让他全身感觉一身舒坦来。这会的他,还真想好好的感谢一下昨晚那几个人,没有他们的话,恐怕他也不可能误打误撞冲破了长生诀的第一层。

    感慨一番,摸摸兜里面空空如也,叶秋这才想起来,自己的手机昨晚好像摔碎了。苦笑一声,确定一下自己的位置,学习小学生解锁共享单车,“叮铃”轻松解开一辆,抬腿跨上单车直奔学校去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”

    2…8正、j版b首发e(

    在叶秋慢悠悠的赶往学校的时候,宁大一处办公室里面,不少人正在讨论着他呢?

    “刘部长,暂时还没联系上,不过请您放心,我们已经尽量联系了,只要他回到学校,就能联系上了。”脑袋光秃秃的医学院副院长张晋芳,小心翼翼朝着坐在上首的中年男子汇报道。

    刘部长,大号刘道全,是全国交通建设部的副部长,家族显赫,其祖上都是为国作出重大贡献的将军。对方突然降临宁大,让宁大上下领导都是惶恐不已,生怕哪一点做不好怠慢了这位刘部长。

    “张院长,还有诸位,我这次来可不是问罪的,而是来向叶秋同学道谢。没有他的话,我真的有可能跟菲菲阴阳两隔了。”说道这里,刘道全脸上露出一抹悲伤来。

    他们刘家是显贵不假,但对待刘菲菲的病情却是无可奈何。每当想到那邋遢道人的批语“红颜多薄命,活不过二十二”,刘家人就非常痛心。这些年来,他们遍求世界各地名医,他们都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也正是基于这样的缘由,家中人非常疼爱这个天真烂漫的女娃娃。不管她索要什么,家中都是会尽量去办。就拿来宁陵求学一样,家里面也是全力支持的。

    然而让谁都没有想到的是,对方昨日突发意外,接到学校发来的消息,刘家老爷子当场昏死过去了。好在吉人自有天相,很快学校传来消息,刘菲菲醒来了。若不是家里面人百般阻拦的话,刘家老爷子肯定奔来的。

    “菲菲?”张晋芳一愣,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刘道全点点头,苦笑道:“事到如今,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,你们学院昨天那个死而复活的女娃娃,就是我的小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嘶”

    我的小女儿?闻到这话,屋内其他人倒吸一口气来,假若昨日没有救回来的话,恐怕他们整个学校都要倒霉了。

    可能是察觉到场中诸人的担忧,刘道全摆摆手,解释道:“此事怪不得诸位,是小女自身出了问题。好在善有善报,这才躲过一劫。”

    善人善报,张晋芳等人自是小小的拍了一记马屁,把刘菲菲这三年来的善举歌功颂德一番。对待这些,刘道全除了笑笑之外,却是没有说其他。

    “诸位,找人的事情就麻烦诸位了,刘某还有其他事情,就不奉陪了。”

    不愿意待在这里受他人吹捧,刘道全赶紧找个由头离开了。

    从学院的办公室抽身出来,刘道全没着急离开,而是去见了刘菲菲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说会不会是天意?”

    鱼塘跟前,刘菲菲一边扔着手中鱼食,一边扭过头来望着刘道全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天意?刘道全向来是无神主义者,根本不相信鬼神乱力的说法,但发生在小女儿身上的事情,由不得他不相信了。

    当年邋遢道人先是下了“红颜多薄命,活不过二十二”的批语,临走之时,又下了“要想活,去宁陵”的谶(chen)言来。

    “不管天意不天意,菲菲只要你健康,全家人都会为你高兴的。”刘道全抚摸着女儿的头发,一脸笑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们好不负责哦。假若那人是一个地痞无赖,岂不是害了人家一辈子哦。”刘菲菲昂起头来,装作生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刘道全笑笑,“邋遢道人,人是邋遢一些,他看相的本领还是让人信服的,不然的话,也不可能那么多人吹捧他。”

    闻到父亲的言语,刘菲菲眼前浮现邋遢道人的模样,的确是跟他道号一样,浑身上下邋遢,但熟读经典的她,非常清楚历史上此类人都是大智大慧大善之人,比如南宋的济公和尚,被人歌颂了数千年。

    只是她那有缘人,似乎是一个学渣,大学读了五年还是没有一门课及格。想到这里,她暗暗的打定主意,一定把其好好的改造一番,争取让其早日拿到毕业证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刘道全关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爸,你难得来一次,我带你好好的转转,让你领略一下江南的风光,保证让你流连忘返。”刘菲菲拉着父亲的手,像是麻雀一样叽叽喳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,那我可得好好领略一番。”刘道全背起女儿的背包,哈哈大笑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望着近在咫尺的宁城大学,叶秋粗喘着一口气来,心中咒骂道:“一帮挨千刀,干嘛把本少爷拉到那么远的医院去。”

    虽说没有计算器,也没有时间表,他还是测算出自己大概骑行了二十五公里左右的路程。

    “mmp的,老子胡汉三总算是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很随意停下手中的共享单车,不顾及其他人异样的眼光,叶秋对着大门喊了一声,紧随其后迈着大步往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,像我们那会,哪敢这么张扬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陪着女儿散步的刘道全,听到叶秋的那一嗓子,摇摇头,叹气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我可是听说了,老爸你当年可不一般,我大哥就在学校出生的哦。”刘菲菲转过身来,一脸笑意的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”

    被女儿揭短了,刘道全尴尬的笑笑,这要是传闻出去,他肯定会再次成为新时代网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