异能小神医 第六章 我认识你,你跑不掉的
作者:清风闲人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12-10
    金秋季节,随着秋风的吹佛,阵阵的花香传入鼻孔中,让人倒也是一番享受的。可能是身着一身护工装,也没有梳洗,让叶秋整个人显得好的邋遢,再加上三三俩俩急着赶路,倒也是没有人注意他。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在叶秋对着花树心中感慨的时候,不经意的撞倒人了。抬眼一看,一个可爱的娃娃脸呈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再看把你眼珠子扣掉。”从地上爬起来的张雪娇,一脸生气的怒斥道。

    有个快递到了,还是从网上抢拍下来的,张雪娇收到取件码,满心欢喜的去取件。跑的太快了,撞到一个男人身上去了。本来这事情没啥大关系,谁知道撞倒自己的那个人竟然用那样的眼神盯着自己某些部位看,这让张雪娇那个气,瞬间小辣椒的脾气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好泼辣”叶秋心中摇摇头,嘴上却是不愿意吃亏,“看,我才没有兴趣,要胸没胸,要屁股没屁股,还一身的泼妇脾气,小心将来嫁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听到男人的言语,张雪娇气不打一处来,随即耸耸身体,让对方看清楚了。

    挺直身体的张雪娇,身材娇小,着实有料,让叶秋忍不住多看了两眼,察觉到空气中传来一抹杀气,赶紧闪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别跑,有本事给老娘站住,看老娘不踢爆你的卵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你,你跑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路过的学生见到这一幕,各自相识一眼摇摇头来了,经管学院的小辣椒也有人敢招惹,还真是活腻歪了。

    “我靠,胆子真大,竟然敢招惹这位大小姐,这下子有好戏看了。”同学甲摇摇头,一脸惊讶的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咦,那人好像是医学院的叶秋?”同学乙惊疑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那个五年未考过一科的“宁大才子”?”同学丙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路人的声音,一字不落的落在小辣椒张雪娇的耳朵中,她脸上瞬间露出一抹诡异笑容来。若是有熟悉的人看到这一幕,心中肯定会替叶秋念几句阿弥陀佛,自求多福吧。

    “啊喷”

    临近公寓的叶秋,毫无征兆的打了几个喷嚏,用手擦拭一下嘴巴,喃喃自语道:“我靠,谁这么想我。”

    “想你,好多人都想你呢?你再不回来的话,我可就要报警了。”宿管阿姨徐秋风伸出头来,翻着白眼说道。

    徐秋风,8号公寓的宿管阿姨,也是宁大最受欢迎的宿管。前不久她55岁要退休了,硬生生被单身公寓的三百口子学生给挽留下来了。这么好的员工不好找,宁大方面也是借坡下驴给其返聘回来了。

    最i新=f章节%上|

    要说8号公寓里面,徐秋风对谁记忆力深刻,恐怕也就跟前的叶秋了。在她的记忆里面,叶秋知书达理,温文尔雅,但就一点考试从未及格。哪怕是好多人督促,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,就是给叶秋写情书的特别多,隔三差五的她都会收到。几年下来,她都给叶秋攒下一个书架了。

    “至于嘛,老阿姨。”叶秋耸耸肩膀,讪讪的笑笑。

    “不至于,才怪。我得给你们学院去个电话,从今个早晨到现在,学校的领导来了多少次了。小秋子,你不会又踢了你们学院老师屁股了吧。”说道这里,徐秋风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跟前这个小家伙,调皮捣蛋起来,不是一般人能比。她自己都记不清楚了,对方踢了老师多少回的屁股了。

    “瞧你说的,我是那种人吗?哟,味道好香,肘子。”叶秋说着,还抽了一下鼻子,做出一个滑稽的动作来。

    望到这样的叶秋,徐秋风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?还没有等到她说其他的,旁边却是涌现两位学生来。

    “叶秋,学校领导有请。”马伟峰鄙夷的看着叶秋,一脸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马伟峰,医学院的学生会干事,下一届的院学生会会长热门人选,年年考试都是上等,奖学金拿得手软。再看看叶秋,科科考试不及格,是学渣中的战斗机,人家马伟峰会正眼看他才怪。

    学霸跟学渣本没有什么交集,主要还是因为一个女生。马伟峰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表白一个女生,结果那女生直接告诉他,自己喜欢叶秋。打那之后,他就把叶秋当做眼中钉肉中刺,有上眼药的机会,他是一次都不会落下的。

    瞥了对方一眼,叶秋伸伸懒腰,嘴里面哈欠连天,“学校领导有请,谁请的,让他自己过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不等其他人说话,叶秋迈着轻快的步子消失在楼道里面。除了那咚咚的上楼声音,四周似乎再也没有其他动静了。

    “这,猖狂,实在是太猖狂了,简直是有辱斯文……”

    马伟峰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,他气的直跺脚,一下子找不到合适的言语来形容对方。

    “马会长,他就这样的人,别跟他一般见识就是了,领导还等消息呢?还是赶紧汇报吧。”站在一旁带着眼镜的何松,忍住笑意,出言提醒道。

    被何松这么已提醒,马伟峰这才想起来,差点误了大事情,赶紧拿起手机去跟上面联系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叶秋回来了?”

    闻到这样的消息,张晋芳脸上露出一抹欣喜来,就在刚才他还接到老领导的言语,让其务必让人治愈刘菲菲的病,省里面为了此事,已经开始抽调专家组建医疗小组来研讨刘菲菲的情况了。

    作为医学生出身的张晋芳,他经历太多太多的事情了。有些时候有些病,专家未必能行,反而一些来自民间的方子却是可以的。在其他人寻找叶秋的时候,他刻意找来叶秋的试卷,仔细一番。

    不看不知道,一看才明白,为啥阅卷老师不让其过了,对方好多问题都是用“民间土方子”来解答的。

    “张院长,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嘛?一个不学无术的学生,无外乎是瞎猫碰了死耗子罢了。”赶往8号公寓的路上,辅导员袁国诚略微不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扭头看了一眼袁国诚,张晋芳脸上出现一抹不悦的神色来,“小袁,你到底是年轻了些。”

    年轻了些?袁国诚一愣,真心不明白张晋芳这话什么意思。若说的是年龄的话,他的确是不大,但这语气这神情,似乎在说其他的。

    学院领导亲自来找叶秋,这让8号公寓的宿管阿姨徐秋风心中着实替叶秋捏了一把冷汗。别人不知道叶秋有没有本事,她不知道,但她跟她的家人从叶秋身上受益了。

    “咚咚”

    正在翻阅着医药典籍的叶秋,闻到敲门声,踏着拖鞋,赤裸着上身不耐烦去开门了。

    “叶秋,你在搞什么,怎么不接电话……”

    待房门打开的那一瞬间,袁国诚板下脸来,冷声斥责道。

    “住口”

    闻到袁国诚的言语,张晋芳脸色瞬间黑下来了,大声怒斥道。

    袁国诚一愣,“张院长”

    “给我住口,闪一边去。”张晋芳斥责一番袁国诚,随后脸上挂着一抹笑意来,“小叶同学,这可不是待客之道,也不请老头子进去坐坐,是不是里面金屋藏娇了?”

    这,张晋芳言语一出,袁国诚还有其他跟着来的人,瞬间蒙圈了,一个个觉得脑袋不够用了。

    “失礼失礼,张院长,请。”闻到张晋芳的打趣,叶秋挠挠头,讪讪的笑笑,赶紧闪开身子,让对方进来。

    踏入房间的那一刻,张晋芳整个人感觉到浑身的舒服,再看看书架上摆放的医学典籍,不住的点点头,赞道:”难怪能够写出那样的药方来,看来小叶你可没少在这上面下功夫。”

    “脸面装饰罢了,张院长,您也不要给我带高帽了。”套上衣衫的叶秋,面带笑意的自嘲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