异能小神医 第十章 不知天高地厚
作者:清风闲人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12-10
    吴世成是越想越气愤,本想好好的在美人面前表现一番,哪晓得会遇到这样一位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来,这么重要的场合,对方说下手就下手。

    “马队长,事情都准备好了没?”

    瞥着走进来天门山路分局的治安队长马斌,吴世成忍者脸上的疼痛,问道。

    “事情安排好了,吴少,待会下手轻点。万一那啥的话,兄弟我也是承担不起的。”马斌点点头,回应道。

    认识吴世成不少年头了,马斌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爷被打成猪头三的模样。此时此刻,他心中默默的替打人者默哀三分钟。吴世成是什么人,那可是睚眦必报的货色,得罪他哪里还会有什么好下场。

    在他的记忆里面,有几个不可一世家伙得罪了吴世成,最后不是打断胳膊就是被打断腿。

    “好,马队长,干的不错,改天云海楼一条龙。”吴世成站起身来,拍拍对方的肩膀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两边腮帮子被打肿了,不说话不笑还好,这一笑疼的他差点喊叫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干净的审讯室里面,除了微弱的灯光外,墙壁上裹着的深色皮革,散发着一丝丝的冰冷来。或许是晚上的缘故,叶秋被塞入这个房间后,再也没有人过来搭理他了。

    没人来,清净的地方,是叶秋最喜欢的地方。缓缓的闭上眼睛,静静感受着空气的流动,他体内那一抹诡异的气息疯狂游走着。那一道气息走到哪里,哪里就会传来一阵舒适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咯吱”

    就在叶秋享受着体内气息游走带来舒适感的时候,审讯室的大门从外面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马斌跟吴世成。进来的吴世成瞥到叶秋那张帅气过分的脸蛋,恨不得上前用刀给其划破了。

    “醒醒”马斌有点醉了,这个年轻人还真是乐观,被铐在椅子上还能睡着。

    慢慢的睁开蓬松的睡眼,叶秋瞥到马斌还有他身旁的吴世成一眼,再想到小说中发生的桥段,瞬间让他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“吴少,待会下手的时候轻点,弄死的话,咱不好向上面交代……有啥事的话喊我,我就在外面给你望风。”摇醒叶秋后,马斌把手中的东西交给吴世成,一脸掐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狗腿子”叶秋摇摇头,低声咒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闻到叶秋这种咒骂,马斌移动了一下摄像头的位置,随后再次检查一下手铐有没有问题。等到处理完这些小细节,他看也不看叶秋,迈开步子往外面走去了。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审讯室的大门带上的那一刻,吴世成用警棍拍拍自己的手,一脸狰狞的吼道;“小子,敢抢我的女人,还敢把我打成这样,在宁陵你算是头一个了。说说,想让本少怎么伺候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呸”

    “呦呵,有个性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“霹雳巴拉”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马斌望到这一幕,摇摇头,迅速把房门关紧了,以免里面的惨叫传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哎呦,我错了,我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爷,大爷,你饶了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哪怕是关紧房门,趴在门上的马斌还是能依稀听到里面惨叫的。闻到这些,他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马斌,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突然间,旁边传来一声冷不丁的声音来,待马斌看清楚来人的时候,三魂七魄差点吓没了。来人不是别人,是他们分局新上任的副局长杜冰雪,人不齐名,非常高冷。更可怕的是,此女眼里面揉不得沙子。今晚的事情要是被发现了,他极有可能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马斌站直身子,面带笑意的招呼道:“杜局,这么晚了,你还没下班?”

    “嗯”杜冰雪点点头,看着审讯室的大门,隐隐约约的听到里面的惨叫声,当下命令道:“打开”

    “杜局,里面正在做笔录呢?是杨局亲自交代的…”马斌“好心”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杨局,是他们分局的一把手。在马斌看来,自己提到杨局,这个杜冰雪应该会适可而止了。

    注定让他失望了,杜冰雪的性格决定了她不会趋于权威之下的。马斌的话,在她的耳朵里跟空气一样,当下目光冷冷的直视着马斌,用着冰冷的语气命令道:“打开门”

    打开门,这门可不能打开,一旦打开的话,他马斌极有可能完蛋了。当他准备试图大喊大叫的时候,杜冰雪一脚踹开了审讯室大门。

    7m^正版lm首.发z

    “哎呦,我不敢了”

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屋内叶秋的喊声更加响亮了,但场景却是让人觉得很扯淡,只见到叶秋骑在在吴世成身上,一边收拾对方,一边用着凄惨的声音喊道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马斌脸色变得难堪起来了,让他怎么都没有想到,从业多年的自己,竟会被一个毛头小子给骗了。

    “住手”

    杜冰雪冷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住手,你算老几啊,让老子住手老子就住手……”叶秋可不管那面若寒霜的女警官,像是自言自语般的说道。

    闻到叶秋的言语,马斌嘴里喊了一句“完了”,随后整个人直接瘫倒在地了。

    杜冰雪却是没有搭理他人,一记鞭腿踢过去了。眼看着就要踹到叶秋的时候,他却是一个潇洒的转身,双手卡住了对方的美腿,趁机抹了一把,嘴里面赞道:“手感不错,就是有点刺手。”

    无往不利的鞭腿被一个臭流氓抱住了,这让杜冰雪那个气,试图收回自己的脚,却是发现不管自己用力,就是挣脱不了。更让她气愤不已的是,对方竟然褪掉她的鞋子把玩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三寸金莲唯美,你这个也太大了,不过嘛,我喜欢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,别,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前面一刻,叶秋还在嘚瑟的把玩着杜冰雪的玉足,下一刻却是认怂了。在那黑洞洞的枪口跟前,他可不敢胡来,生怕这小妮子给自己来一下,那这辈子就算是白活了。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“好玩不?”

    踏上鞋子的杜冰雪,望着叶秋那张嬉皮笑脸的模样,气不打一处来,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,那啥,你有病。”被枪抵着脑袋的叶秋,憋出来这么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瘫坐在地上的马斌,好不容易回过神来,突然闻到叶秋的言语,脸上露出一抹作死的表情来。杜冰雪,可是圈内有名的霸王花,不少人去追求她,无一例外都被打进医院了。眼下这个叫叶秋的男子,真是不知死活,一而再再而三的去挑衅对方。

    有病?一个正常的人被人家说有病,搁在谁身上谁会受得了,面若寒霜的杜冰雪抬起腿就要朝着叶秋踹过去。

    “慢,你听我说完,要是我说的不对,你要打要杀随你便,要是我皱一下眉头的话,就不是男子汉。”叶秋赶紧大声制止道。

    杜冰雪瞥了对方一眼,暂时把脚收回去,冷冷的看着对方,那模样简直是要吃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来亲戚的时候,是不是每次时间都比一般人长,还会带着一些其他异物……”叶秋盯着对方的眼睛,缓缓的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听到叶秋说亲戚的时候,杜冰雪恨不得一巴掌呼死对方,但随着对方接下来的言语,她心中出现一抹惊讶来。

    “你调查我?”杜冰雪忍不住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调查,大姐,我是正常人,不是变态,才没有那个功夫。”叶秋翻着白眼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?”杜冰雪也不顾及其他人在场,冷声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一名神医呗。”叶秋毫不吝啬的自夸道。

    神医?这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,让刚从地上爬起来的马斌一震,再次跌倒冰冷的地板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哎呦疼死我了,赶紧给我叫救护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