异能小神医 第二十二章 神医与骗子
作者:清风闲人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12-18
    ?“啊,你个臭流氓”

    清晨,还处在睡梦中的叶秋被一声尖锐的声音给吵醒了。揉揉蓬松的睡眼,他脸上露出一抹无奈来。

    “媳妇儿,扰人清梦是不道德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楚嫣然哼了一声,紧跟着骂道:“你个臭流氓,你个流氓痞子,睡觉干嘛不穿衣服。”

    ?“啊,你个臭流氓”

    清晨,还处在睡梦中的叶秋被一声尖锐的声音给吵醒了。揉揉蓬松的睡眼,他脸上露出一抹无奈来。

    “媳妇儿,扰人清梦是不道德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楚嫣然哼了一声,紧跟着骂道:“你个臭流氓,你个流氓痞子,睡觉干嘛不穿衣服。”

    裹着被子的叶秋,摇摇头,脸上露出一抹无奈来,随后嗖的一声掀开杯子,再次引起楚小姐的尖叫。好在她身旁没有东西,不然会一股脑丢在叶秋脑门上的。

    或许是早餐前那一抹的尴尬,楚嫣然吃着饭都是撅着嘴巴,对此叶秋一点感觉都没有,继续对付着跟前的美味早餐。相对于学校那猪食一样的早餐,跟前的简直就是人间美味。

    可能是看到叶秋吃的很香,楚嫣然多吃了一些,不自觉的打了一个饱嗝来,这让她随后狠狠瞪了某人一眼。

    “等下跟我去广福会所一趟,我约了工行的张副行长。还有,记住你的职责,不可胡言乱语。”

    饭后,楚嫣然稍微打扮一下,朝着客厅正在玩游戏的叶秋,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yes”叶秋嬉皮笑脸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!?永g,久rp免fx费看$小说p

    远远望去,广福会所那几个烫金大字非常显眼,据说是国内一流书法大师的杰作。至于是哪一位的,会所纸巾未公布出来。

    “嫣然,你倒是很准时哦。”

    踏入会所那一刻,一身粉红色而长裙的杜冰雁缓缓的移步过来,面带笑意的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雁姐,客人来了没?”

    不喜欢套近乎的楚嫣然,直奔主题来了。

    “来了,不过姐姐我可得提醒你,那货色可不是什么好鸟,你自己小心些。”走上来的杜冰雁压低嗓门,提醒道。

    楚嫣然点点头,指着身旁叶秋,似乎在说有他我放心。

    瞥到叶秋,杜冰雁忍不住的吃了一下豆腐,笑着打趣道:“叶秋,暴力可不能解决一切哦。”

    “雁姐,瞧你说的,搞得咱除了暴力外,好像没啥本领似得。”说着,叶秋还趁勾了杜冰雁的手心。

    被勾手心的杜冰雅,身体略微抖了一下,狠狠瞪了叶秋一眼,紧跟着便让人带着二人去见工行的负责人去了。

    888包厢里面,宁陵工行的二把手张一彪翘着二郎腿,端着红酒杯子,嘴里面还哼着家乡曲子黄梅戏呢?

    “咯吱”

    在他脑海里面幻想着不堪入目画面的时候,包厢的门从外面推开了。轻轻的望了一眼,那一袭长裙的楚嫣然挎着一个英俊帅气的男人走进来了。望到这一幕,张一彪脸色变了变,这跟他想象的有点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很抱歉,让张行长您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踏入包厢内的楚嫣然,面带歉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楚小姐,今日若不是看在令祖的份上,张某是不可能来此的。根据我行最新规定,贵公司提供的贷款申请无法通过。”张一彪也不起身,一脸严肃的告知道。

    贷款申请无法通过?闻到这样的答案,楚嫣然身体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。这写天来,她一直致力于申请各家银行的贷款,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其他原因,未曾有一家银行愿意贷款。

    察觉到身旁女人身体抖了一下,叶秋轻轻的握住对方的小手,给其一丝温暖来。感受到小男人身上传来那一缕缕气息,楚嫣然立马递过去一个感激的眼神来。

    “张行长,我楚嫣然的信誉不说了,还有楚家老宅地皮那可是繁华地带的,市场保值也有两个亿的。若是不够的话,我压上楚家在郊区的厂房如何?”坐下来的楚嫣然,轻启朱唇说道。

    楚家老宅,也算是百年老宅了,位于宁陵市中心繁华地段。曾经有人出资两个亿购置,却被楚家老爷子婉拒了。用楚家老爷子的话来说,这是他们楚家根,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出售的。

    闻到这些,张一彪还是耸耸肩膀,一脸无奈的说道:“楚小姐,真的很抱歉,我张某人做不了这个主”

    言语落下的同时,张一彪眼睛放在不该放在位置,这让坐在一旁的叶秋很恼火。趁着刚才一会儿的功夫,他倒是摸清楚一些情况了。姓张的约他们来此的目的,恐怕是想要得到楚嫣然了。

    “媳妇儿,你出去一下,我有些私事想要跟张行长谈谈。”不待楚嫣然说话,叶秋突然插嘴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楚嫣然一怔,随即想到吴世成的事情。脸色一板,生气的说道:“叶秋,不要胡来。”

    “胡来?”叶秋一愣,瞬间明白这个漂亮妹纸误会他了,赶紧安慰道:“我以我的人格保证,绝对不会跟上次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疑惑,不相信,楚嫣然不愿意起身,叶秋却是不会她机会,直接把其抱起来推搡出去了。在这个过程中,张一彪一言未发,他想要看看这个年轻帅气的家伙到底卖的什么药?

    “张行长,你最近是不是大量出现盗汗,多梦,焦虑不安…”反锁一下包厢大门,转过身来的叶秋,面带笑意的出言问道。

    多梦,盗汗、焦虑不安?闻到叶秋嘴里面蹦出来的词语,张一彪心中吃惊了一番,这些情况的确是发生在他身上。还有对方后面提到的那些,也都应验了。一瞬间的功夫,他似乎明白对方为何要把楚嫣然赶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若是张行长不介意的话,可否让我给你把把脉?”见到张一彪不说话,叶秋继续出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大夫?”张一彪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,省立医院的孙海军教授是我授业恩师,在下不才,也学的他五成本领…”叶秋点点头,扯起虎皮做大旗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孙海军的大名,张一彪还是知道,是他们省有名医疗专家,是省委省政府的专用保健大夫。据说此人性格古怪,很少收徒弟。跟前这个年轻人,能被孙海军看中,那肯定是有着不凡之处的。

    再者,私下他去过医院检查过,大夫开了一些安神凝神的药物,服用下去丝毫起不到作用。假若不是一把手位置空缺的话,他多半要去外出求医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孙教授高徒,失敬失敬。”张一彪一脸谦虚的说道,随后把自己右手递给了叶秋了。

    中医讲究望闻问切,对叶秋来说,这些都是小意思。张一彪的情况,他打眼望去,就完全了解了。现在诊脉,无外乎是做做样子,唬住此人罢了。

    “盗梦虚汗,这些都是小事情,待会我开上一副药汤,你回去喝上两天就没事了。”松开张一彪的手,叶秋紧皱眉头说道,“倒是这不举的问题有些麻烦,假若你能按照我说的去做,不出一月保证让你生龙活虎,来年还能抱个大胖小子。”

    “大胖小子?”张一彪一怔,脸上露出一抹怀疑来,瞥着嘴说道:“我看你就是骗子,纯属胡扯八道,大夫我见的多了,还从未见过诊脉能够看出来这些的。”

    闻到张一彪的怀疑,叶秋脸上露出一抹苦笑来,他刚才过于显摆了,一不小心把自己的本领暴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天下之大无奇不有,张行长,你没见过的多了去。你若是不信的话,那我给你说道几件事情。假若不准的话,你就把我当做骗子吧。”叶秋拔掉木塞,给自己倒下一杯红酒,面带笑意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