异能小神医 第四十七章 搬了石头咋了自己的脚
作者:清风闲人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12-28
    “滚”

    杜冰雪瞪了来人一眼,没好气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尴尬,闻到这个言语,让叶秋尴尬的无比,捏着鼻子,讪讪的说道:“额,火气够大,回去我给你开点去火汤药,保证一剂见效。”

    杜冰雪懒得搭理他,干脆拉着刘菲菲踏入大厅中的舞台去了。可能是刘菲菲的病情,也可能是对胃口了,一向不喜欢跟人说话的她,此刻却是跟对方相见甚晚。

    “哥们,咱们谈谈如何?”

    望着大厅中的来来回回的扭动着身躯的男男女女,石涛端着酒杯找到正在大口大口吃喝的叶秋来。参加过不少聚会的石涛,还从未见到过叶秋这样粗鲁吃法的人。

    但凡像是这样宴会,大家都会表现的矜持一点,哪怕是再饿的话,也只会少量进食。

    “谈谈?”叶秋咽下口中的食物,瞥了对方一眼,脸上露出浓浓的疑惑来。

    “自我介绍一下,石涛,刘菲菲的表哥。”石涛没有去解释,而是再次自曝家门来了。

    ¤看正版;7章节u上

    刘菲菲的表哥?瞥了一眼场中舞动的刘菲菲,叶秋迅速的收回目光,笑道:“不知道石先生打算跟我谈什么?我这个人不喜欢拐弯抹角,有什么话,直接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痛快,我石涛也不是拐弯抹角之人,既然这样,那我就直说了。”石涛点点头,随后一脸严肃的指责道:“叶秋,我知道我表妹身体不好,但请你也要尊重她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你什么意思?”叶秋出言打断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石涛冷笑道:“你既然跟我表妹拍拖,干嘛还要去招惹其他人。你可知道,你这样做会让菲菲伤心的…”

    额,拍拖,这下子让叶秋懵逼了,他什么时候跟刘菲菲拍拖过?在他记忆里面,两人也只不过见面几次罢了。

    “拍拖,不拍拖,那是我个人的事情,你管不到。”叶秋面色一冷,脸色不悦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他这个人向来耳根子软,吃软不吃硬。这石涛公然的指责他,还弄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,他心中岂会痛快。

    见到叶秋语气不善,石涛本想发作的,却是见到刘菲菲拉着杜冰雪的手从舞台上下来了,他只好暂时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菲菲,你的舞步又有进步了,看来私下没少练习。”

    石涛抿了一口红酒,笑着夸赞道。

    “切,说谎都不会说,你看看你脸都发红了。”

    刘菲菲白了石涛一眼,没好气的揶揄道。

    被自家表妹呛了一番,石涛也不生气,转而去夸赞杜冰雪。注定让他失望了,杜冰雪根还是那一副比冷的模样,丝毫没有把他放在眼里面。

    “诸位同学,大家难得一聚,我在下面准备了一些小活动,用兴趣的话,可以去玩玩。没有兴趣的话,也不要紧,大家可以继续留在这里跳舞、尽情的享乐。”

    一曲结束后,充当临时主持人的方文进站起身来,面带笑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小活动?来过这里用餐的人大都知道,这里的小活动是干什么的,就是洗浴按摩之类的。女人对此不感兴趣,男人嘛,不少已经打算跃跃欲试了。

    “叶秋,你不打算下去玩玩?”

    石涛放下手中的酒杯,站起身来,面带笑意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叶秋摇摇头,淡淡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风欲动而树欲止,这里是肥城,不是宁陵。若是闹出事情的话,对他没有丝毫好处的。在审时度势方面,他有着非常清醒的认知,那个方文进说小活动的时候,俨然是没有坏好意。

    “石先生,叶某奉劝你一句,小心身旁人,从面相上来看,你身旁有小人作祟。若是不想惹事,为人还是低调一些。”

    或许是感觉道石涛不是什么坏人,叶秋忍不住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面相,你这人还真是逗。这都什么年代了,还搞封建社会的那一套。石涛,他不去,咱们去潇洒一下。”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柯东阳一脸不屑的鄙夷道。

    封建社会的那一套?石涛脑海中浮现过往的一幕幕来。远的不说,就拿他表妹来说,没有邋遢道人的卦象,恐怕早早夭折了。还有当年他们家族遭遇劫难,似乎也是得到隐士高人指点,才度过难关的。

    “东阳,你先去,我等下就来。”石涛看着柯东阳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石涛,你呀,算了,我先去泡澡了。”柯东阳意识到好哥们动摇了,当下摇摇头,摆摆手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目视着柯东阳离开的背影,刘菲菲突然插嘴道:“叶秋,你口中的小人不会就是刚才那人吧?”

    “菲菲,别胡说,东阳可是我出身入死的好友,他怎么可能害我呢?”石涛不满的嘟哝道。

    “害你?”叶秋瞥了他一眼,淡淡的说道:“世上除了父母间的亲情外,再也没有可靠的友谊了。人言道世上没有永恒的友谊,有的却是永恒的利益,位置只有那么一个,却是有两个备选,是你的话,你会不会暗中搞小动作呢?”

    位置?两个备选?闻到这些,石涛心中咯噔一声,双眼不停在叶秋身上来回的瞟,不解的问道:“你到底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医生外加老师。”叶秋看也不看对方,笑着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知道?”石涛一不小心的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佛曰,不可说,不可说,有些事情你心里面明白就行,机会只有那么一次,亲君子远小人,洁身自好,该是你的就是你的。”叶秋收回目光,脸上露出一抹冷笑,口中说教道。

    杜冰雪跟刘菲菲不太明白二人说什么,但二人不是好奇宝宝,自是懒得询问两人口中的哑谜。

    叶秋的话,还有那玄之又玄的占卜术,一下子让石涛心中慌乱不已。今日若是不碰到的话,恐怕他真的有可能跟那个位置失之交臂了。

    “几位,怎么不下去玩玩,除了泡澡之外,还有其他的小活动,比如牌九…”

    一身黑色晚礼服的方文进,迈着轻快的步子走上前来,笑着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活动虽好,陷阱不小,还是待在上面安全。”

    叶秋瞥了对方一眼,忍不住的讥讽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位朋友真会开玩笑。”方文进咬着牙齿,表面上故作平静的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话不投机半句多,杜冰雪跟刘菲菲两人窃窃私语,石涛跟方文进一直不对付,叶秋说话又冲,一下子让方文进尴尬无比。好在这时候,有人出现给他解围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”

    “爸爸,我找你找的好辛苦”

    大厅中稀稀疏疏的人群闻到这声响亮的声音,一个个非常好奇,这个衣衫褴褛的孩子是谁家的?

    方文进望到被放进来的小孩子,脸色故作不悦的嚷嚷道:“怎么回事?服务员呢?搞什么鬼,怎么把要饭的给放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服务员”

    早早疏通好关系了,方文进刻意的喊了几句话,也是未能喊到人,这让他气的要去一楼投诉。

    “爸爸”

    没等方文进抬腿离开,那个一脸脏兮兮的小孩子,抓住他写裤腿,大声喊叫道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好想你,好想你哦…”

    “滚开,谁是你爸爸,不要乱攀亲戚。”被抓住裤脚的方文进,一脸不悦的斥责道。

    站在门外的侯坤看到这一幕,脸色变得超级难看,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,刚才彩排的那么好,临近上场的时候,竟然会发生这样的意外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是阿毛啊,你不认识我了嘛。爸爸,麻麻不在了,我……”衣衫褴褛的小乞丐了哭喊着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