异能小神医 第五十七章 捡回一条小命
作者:清风闲人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12-31
    对方气势逼迫,压抑的叶秋喘不过来气。哪怕是吴世成要他命的那晚,都没有此刻气势压抑。心中默念长生诀的奥义,暗中吞吸吐纳空气中的灵力,渐渐去治疗受伤的部位。

    “敢问先生何人?”

    静静疗伤的叶秋,目光冷冷的盯着对方,质询道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没有察觉到异常,想当然的认为叶秋已经是他口中的猎物了,当下笑道:“老夫包云海,想来那个风老鬼不愿意你踏入江湖,就没有跟你说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哦,先生果真高人,风前辈还真没有说这些,每当我询问的时候,他都会岔开话题或者将我暴揍一顿。”叶秋面带苦涩的回应道。,

    “暴揍?”包云海闻到后,随即哈哈大笑道:“这倒也是符合那老鬼的风格,他自己没本事教人,就会怪人家资质不好。说来也不怕你笑话,我包云海就是那风老鬼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啊”叶秋闻到这里,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啊个毛,有什么好惊呼,老子拜师是为了学武报仇的,那老鬼防备之心过重,害的我迟迟不能报仇。好在某一天,趁着他喝醉,我从他那里盗取了功法,这才报了仇……”包云海一脸狰狞的说道,“那老鬼不是什么好鸟,当其他古武门派找上来的时候,他非不承认我,还要把我交给那些猪狗不如的门派,你说我能忍受不?”

    “不能,,是我,我也不能忍受的。”叶秋点点头,插嘴道。

    “对头,我就趁他喝醉的时候打伤了他,准备盗取他手中的武功秘籍。谁曾想到的是,那些虚伪伪君子赶来了,这才便宜了那老鬼。”说道这里,包云海牙齿咬得咯嘣响。

    跟风从云师徒之间的恩怨,远远不只是这些。为了他自己的颜面,有些事情自是不能告知其他人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说了那么多,你小子识趣的话,就乖乖的告诉我风老鬼的下落。不然的话,你的下场只有一个字。”包云海双眼盯着叶秋的眼睛,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死,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没等包云海动手,叶秋一个鲤鱼翻身,手脚并用朝着对方踢打过去了。他这一招用了十成十的力气,猝不及防包云海被打成重伤。

    “你,你没受伤”

    被踢翻在地的包云海,吐出一口鲜血来,紧跟着用手指着叶秋,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不,你错了,我不禁受伤了,还是重伤。不过这些你知道不知道,都没有什么用了。识趣的话,你自裁吧。”叶秋走上前来,一脸冷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自裁”闻到这两个字,包云海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来。曾几何时,他多次用这样的言语去嘲讽他的仇家。哪曾想到的是,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了,这样的话用在他自己身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,好,果真是英才出少年,今日的事情我包某认栽了。临死之前,包某有一事相求,还望少侠成全。”包云海哈哈大笑一声,紧跟着话锋一转,出言请求起来了。

    毫无防备的叶秋走上前来,那濒临死亡的包云海突然纵身一跃,企图拉着他跳入翻滚的江水当中。好在他反应迅速,才没有让对方得逞。

    “扑腾”

    望着被自己一脚踹入江水中,不知生死的包云海,叶秋坐在地上粗喘着气。刚才幸好自己反应快,不然的话,肯定会被对方拉入暗流的江水中去的。

    来到宁陵四五年了,他深深知道宁陵江水的厉害。每年夏秋两季,不知道有多少人葬身在江底。有人曾经研究过,宁陵江底江水不知何原因,江水的暗涌非常厉害,一般人落水很快就会卷入水底去了。一旦被卷入水底,基本上就拜拜了。

    深深的呼吸一口气,缓缓的站起身来,活动一下身躯,浑身的酸疼。再看看被撕碎的外套,还有散落一地的钱夹子,他瞬间感觉到肉疼。

    钱夹子不说了,是他从地摊上淘来的。但钱包中的钱,可是他仅剩不多的生活费。买菜的钱,都掌控在楚嫣然的手里面,他想要支取,那也是需要打报告的。

    “不要,我求求你,钱可以你拿走,求求你不要伤害我……”

    捡起来自己的钱夹子,收起来散落在地上小东西,叶秋打算离开这里。还没有等到他迈步离开,却是隐隐约约听到某处有女人的呼叫声。

    “小娘皮,长得好嫩,老子好久没有开荤了,今日正好磨磨枪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,大哥,你速度快点,兄弟我已经喷了。”

    顺着哭声传来的方向,叶秋顺藤摸瓜的走了过来。耳朵比较灵敏的他,一字不漏把两猥琐男的言语听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,大哥,我有病,我有艾滋病…”

    低矮的茅草屋里面,一个眼泪汪汪的少女朝着对自己上下起手的男子,苦苦哀求道。

    “艾滋病?你糊弄鬼去吧。有道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,我陈二难得碰到这样的没人,哪怕是忙活过后去死,也是值得的。”陈二一脸淫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更新b最快上☆g

    “大哥,大哥,我看还是算了。那啥万一是真的,咱们岂不是完蛋了。”站在一旁杨毛儿出言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啪”陈二甩了他一巴掌,破口大骂道:“胆小鬼,她身上味道还是一个初女,怎么可能是艾滋病。你要是害怕的话,给我出去守着。”

    “哗啦”

    就在陈二言语落下那一刻,茅草屋一角掉落不少东西。

    “谁,给我滚出来。”

    杨毛儿快步走上前来,大声嚷嚷道。

    “我,是我,两位大王别动手,是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瞬间,灰头土脸的叶秋从跌落的地方走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自己人?”杨毛儿看了对方一眼,一脸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?这个小妞,我盯梢好几天了。哪里想到的是,两位大王倒是先动手了。那啥,不过两位可别误会,我可不是来抢人的,我是想待会你们忙活完了,可否让我也尝尝鲜。”叶秋用手抹了一下脸上灰尘,露出那洁白的牙齿,猥琐的说道。

    被困在这里的宋媛媛,好不容易见到一个人出现,正想喊救命呢?待对方道明来意后,瞬间给她浇了一盆冷水,这人竟然也是一个色痞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