异能小神医 第六十六章 宁陵大族
作者:清风闲人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8-01-04
    点燃一根香烟,抿了一口茶水,贺志刚这才开口说道:“宁陵曾经有四大家族,楚家、龙家、吴家、白家。白家不知道犯下什么错误,一度的在宁陵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广福的杜冰雁。”

    “楚家嘛,就是老弟岳丈楚月河的楚家。当年楚家老爷子在世的时候,实力一度达到顶尖,使得楚家成为咱们w省数一数二的经贸家族。很可惜的是,金无足赤人无完人,谁也不能左右自己,在他仙去之后,楚家一分为三,实力远远的不如从前。

    更甚的是,你那岳丈盲目的扩大市场业务,如今资金链短缺,让他不得不到处筹措金钱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说龙家,跟你老弟也是有着关系的。那个被你整的很惨的龙浩,就是龙家家主龙阳天的宝贝儿子。龙浩虽说是一个废物,但这龙阳天是一个任务,跟那个已故去吴芮,有着宁陵绝世双骄之一的称呼。

    英雄老子狗熊儿子,这龙阳天也算是被儿子坑的不轻,但好歹的是,人家还有一个财神般的女儿。近些年来,龙家的大小事业几乎都是龙婷婷一手负责人,被人家称呼商业的铁娘子,此女样貌以及身材,那都是万里挑一的。私下友好使者,把她以及弟妹还有那杜冰雁称呼为宁陵三花呢?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贺志刚掐灭手中的香烟,抿了一口茶水,清清嗓子,继续说道;“吴家就不说了,随着家主吴芮的死,还有那吴世成的出走,基本上成为第二个白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白家?贺大哥,我之前也听其他人提到过,但大家知道都不多,你能否给我详细的说说这个白家。”叶秋出口打断道。

    白家?贺志刚摇摇头,苦笑道:“我也不是很清楚,只是知道当年白家强盛的时候,其产业规模比较大,后来可能是触犯了国家法律等原因,一家之人不知道啥原因,全部死掉了。哪怕是法医解剖尸体调查,也是未能调查出来原因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啥原因死掉了,法医解剖尸体都没有解剖出来,这让叶秋觉得非常疑惑。在他的记忆里面,尸体一旦遭受到解剖,百分之七八十是能够查到死因得。

    忽然间他想到了那些事情发生的年代,依着那个年代的技术,基本上是微乎其微的。

    “一个后人都没有?”叶秋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案卷是这么说的,至于有没有私生子之类的,就不知道了。”贺志刚摇摇头,面露苦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家的事情,十多年过去了,调查中心还是未能调查出来一些有用的东西来。还有一点,按照规定二十年就成为死案了。假若二十年真的调查不出来,恐怕这就真的成死案了。

    “杜冰雁又是怎么回事?”叶秋看出来贺志刚不愿意继续探讨白家的事情,赶紧转移到杜冰雁头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杜冰雁的丈夫是曾经驻防部队的参谋,后来溺水身亡了。不过这些都不是她能够横行宁陵的原因,她能够横行,主要是她老子曾经是省内巨头,有着这层关系,她在宁陵吃的非常开。短短的数年功夫,就把广福会所经营成宁陵第一会所,甚至肥城那边的人也会来此游玩的。

    抛开她老爹的因素,杜冰雁个人的能力也是毋容置疑的。再者她夫婿家族的支持,让她能够在道上混的风生水起。”贺志刚点燃一根香烟,站起身来,笑着解释道。

    杜冰雁的父亲跟夫家实力不弱,这下子让叶秋明白,为何那些纨绔少爷不敢在会所闹事了。就冲着这些,他们也不敢惹是生非,生怕会给自己的家族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虽说跟杜冰雁接触不多,但叶秋还是能够感受出来,这个女人的不一般,她要是狠起来的话,那可是六亲不认的。

    只是叶秋疑惑不已,贺志刚为何要跟他说的那么清楚,这里面到底又隐藏着什么样的东西?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,让他不由自主的往其他方面想了。知人知面不知心,这话一点都不假。

    有心辨认一下贺志刚是否有所企图,办公室门被敲响了。见到来人匆忙,叶秋也就找个借口闪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贺局,昨日神山涧车子爆炸原因已经查清楚了,是车子意外刹车失灵转入山涧中,油箱漏油引起的爆炸。”

    等待叶秋离开后,市局刑侦小组的组长马国祥出言汇报道。

    “啪”贺志刚看了对方一眼,朝着桌子拍了一下,怒吼道:“马国祥,这就是你一个老刑警的态度。车子意外刹车失灵,你怎么不说车子自己飞入山涧中,说车主自己引爆的呢?”

    也难怪贺志刚如此生气了,先是吴芮一家子被人全部灭口,紧跟着龙家的龙婷婷差点死于非命。不对,应该最先是楚嫣然差点被狙杀,宁陵三大家族接二连三出事情,让他内心里面出现一抹极度不安了。

    见到领导生气了,马国祥一脸的尴尬,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。这事情是他安排下面人去调查的,也就是匆匆的看了一眼报告罢了。

    “车主是龙家小姐,车子虽说是意外刹车导致的,但也是遭受到其他人伏击,这才会出现意外的。老马,我再给你一个机会,抓紧时间破案。不然的话,河沟那边还缺少一位负责人,你经验丰富,倒是可以主抓。”贺志刚点燃一根香烟,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龙家小姐?出身于刑警大队的马国祥,瞬间嗅到一抹不一样的味道来。又是大家族,最近一段时间他们刑侦打交道的可都是大家族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?赶紧带人去调查,调查不出来,你自己卷铺盖去河沟吧。”贺志刚气不打一处来,怒吼道。

    河沟,马国祥浑身一抖,哪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,搞不好会把性命交代在那里的。为了不被调动到河沟,他麻溜的赶紧从这里离开了。

    目视着马国祥的背影,贺志刚走到窗户跟前,一把拽开窗帘,透亮的眼光照射进来,让他觉得非常刺眼。盯着树梢上的麻雀机叽叽喳喳的乱叫,有心事的贺志刚,脸色变得更加阴沉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又要洗牌了。”

    (#看!正r版d(章l7节a:上”#&w

    喃喃自语一句,贺志刚转过身来,收起来茶几上的药方,快步走到办公桌跟前,抓起红色电话,准备去寻求支援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