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死幽灵 第13章 血修罗过往
作者:凡凡家的宝贝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8-01-14
    那里有光!周陵兴奋地看着迷雾的不远处。周陵已经记不清自己在迷雾中走了多久,记不清自己走在什么方向,甚至他都快要忘了自己为什么要走出迷雾。

    现在,前方突然的光像灯塔般,让周陵找到前进的目标。周陵一阵小跑,迎着若隐若现的光,不停的跑。迷雾里似乎有人在说话,有人在争吵,有人在靠近......

    周陵穿过一道又一道的迷雾,终于一头扎进那抹光亮。周陵瞬间失去了全部的视线,只觉得自己在坠落......

    不知道坠落了多久,周陵终于感觉到自己落地了。没有想象中坠落后的冲击,周陵感觉到一股轻柔的力缓缓地托住了自己,周陵感觉自己处在一个温暖而舒服的环境。

    “哇,哇......”

    “恭喜老爷,恭喜夫人,是个千金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千金好啊,千金好......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灵儿,以后就叫你灵儿,好不好?”周陵感觉到身边女人的温柔,想要说些什么,却变成了咯咯咯的笑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周陵,或者说林灵儿静静地弹奏着钢琴,在聚光灯下,优雅地像个公主。

    随着最后一个音符的落下,整个大剧院变得掌声雷动。无数的人激动地站起身,带着温和的笑,向林家的小公主表示着赞扬。

    “灵儿,你弹奏地真好!”林知恩拍着手,赞叹道:“灵儿的琴技怕是已经到了登堂入室,超凡入圣的境界了吧!”

    “二叔过奖了!”林灵儿笑着谦虚道。

    “真好啊!”林知恩感慨着,眼神迷蒙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二叔,我爸爸呢”林灵儿跑进客厅,手里的包都来不及放下,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灵儿回来了啊?”林知恩从沙发上坐起,拍了拍身旁的位置:“来二叔身边坐!”

    林灵儿犹豫了下,靠着林知恩坐好。不过两者之间隔了半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二叔,你还没告诉我,我爸爸呢?”林灵儿再次询问道。周陵沉默地当着旁观者。他提醒不了林灵儿什么,也做不了什么。他从林灵儿出生,到今天,只是作为一个第一人称的旁观者存在着。

    “我爸呢?”林灵儿说着,喊了声:“爸妈,我回来了,你们在哪?”

    “不用喊了!”林知恩说着站起身,来到客厅旁的一道门前,将房门打开,开口道:“看,大哥和大嫂都在呢!”

    “其他人也都在!整整齐齐的呢!”

    林灵儿来到房门前,看着房内满地已经凝固的血迹,面色瞬间变得苍白。

    “你,你......”林灵儿难以置信地看着林知恩,捂着嘴,一步步后退着。

    “大哥死了!”林知恩语气淡漠道:“林家人都死了!”

    林知恩继续开口道:“所以你也要死!”

    不等林灵儿逃跑,林知恩便从背后一把扯住林灵儿的头发,恶狠狠道:“想跑,没门!”

    “二叔,放开我......”林灵儿哭泣着,挣扎着,却无济于事......

    周陵叹了口气,默默地,眼睁睁地看着悲剧发生,却无能为力。他很早就看出林知恩有问题,猜到林家的权利和财富继承必有一战,却没想到发生的这么......残忍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“该结束了!”周陵呢喃着。他已经知道自己是在经历林灵儿的人生,虽然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经历林灵儿的一生。

    就在周陵以为一切都要结束,却发现,自己的旁观仍在继续。

    林灵儿依然活着!不,应该是林灵儿的灵魂依然活着。她被舍弃林知恩之名的苍蛇炼成了恶鬼,成为他害人的工具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完美,再加入这个,应该就可以了吧!”苍蛇邪恶的笑容倒映在绿色的培养液,变得模糊,扭曲。

    “进去吧!我的宝贝儿!这东西能让你进化成血修罗!”苍蛇拔开玻璃瓶,将瓶中的林灵儿引出来,指了指泛着幽光的绿色液体:“去吧,宝贝儿!”

    林灵儿被苍蛇操纵着,缓缓钻入绿色培养液中。

    周陵头皮发麻地看着绿色培养液里的东西——蜘蛛,八脚蛇,蜈蚣,蝙蝠......各种各样的毒物泡在一起,形成了这坛所谓培养液。

    “啊!!!!”林灵儿尖叫着要从培养液中飞出,却被苍蛇一张黑色符纸封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宝贝儿,要乖啊!嗬嗬嗬嗬......”苍蛇看着在绿色培养液中翻腾痛苦的林灵儿,满面笑容:“翻滚吧,宝贝儿。沾染的阴毒越多,你就越厉害。我以后当上堂主的可能就越大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苍蛇,去带回这个女人的灵魂!”黑影中的男人低声道。

    苍蛇看了眼手里的照片,一个二十来岁的女人,穿着厨裙,在给客人上菜。很明显,这张照片是偷拍的。

    “明白!”苍蛇没有多问什么。在他们这个组织里,有时候知道太多,也就离死不远了。

    “很好!”黑影里的男人很满意苍蛇的态度,决定多说些:“上面很看好你,所以愿意给你这个机会。这个女人很重要,你要明白,这次任务不容有失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苍蛇低垂着头,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手段不要太激烈。最近,国家可能注意到我们了。”男人低沉着声音,继续道:“所以,要做的正常,不让人起疑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好,你先去吧!”男人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苍蛇沉默地低着头,也不言语。

    “怎么,觉得自己练出了血修罗,够胆了?”男人语气戏谑。

    “不敢!”苍蛇嘴上说着不敢,却也没有收起血修罗。

    “该你的,就你的!但不给你的,你不能觊觎!”男人说着冷哼一声,血修罗顷刻间像玻璃般破碎开来。

    “扑!”苍蛇吐出口血,脸色苍白,再看向黑影里的男人时,眼底充满敬畏。

    “滚!”男人不耐烦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苍蛇擦了擦嘴上的血迹,将受到重创的血修罗收起,像条狗一样躺在地上,滚着离开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瓶子再次被打开,林灵儿,或者说血修罗再次被召出,周陵知道,苍蛇又要指使她害人了。而自己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去!”苍蛇的话音刚落,血修罗便带着滔天煞气冲向目标。她要把目标所有血肉精华都给吸食干净,最后,把他变成自己的傀偶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周陵惊诧地看着血修罗冲向自己的身体,惊恐万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啊”周陵尖叫着惊醒,发现自己躺在唐亚馨家的地板上。风吹动着窗帘沙沙作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