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世之天尊传奇 第六章 first blood
作者:吕问名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10-13
    三后阳城第一机械厂。深夜十点三十分。这座坐落在北城区的老牌工厂,两前已经全面停工。在收到李有道情报的那一刻起,赵伍年就开始着手准备一切事物。从人员调配到物资补给,从封锁消息到事后的宣传方向。这位老人事无巨细的处理着一切事物。

    对于赵伍年来,跟李有道那一次的秉烛夜谈,现在回想起来仍然觉得匪夷所思。这不光是指李有道的那些事情,还包括李有道展现出的手段跟那神奇的能力。

    不过即便如此,身居高位的他依然习惯性的保持了怀疑的态度。这倒不是他不相信李有道,而是作为一名决策者的必备习惯。对赵伍年来,对方的是不是真的,就算是真的,危害程度有没有那么大。这里面有没有个人利益的因素等等。这些都在他的考虑之中。

    所以今的赵伍年选择了一个最为谨慎同时也是最为大胆的选择,那就是亲自跟李有道来见证一下,这第一次灾变的现场。他要亲眼所见亲身所感,只有这样,他才能做出最正确的判断。这就是这位军中霸虎的作风,谨慎里带着果敢,风雅中透着嚣张!

    不过当看到李有道三人的时候,赵伍年觉得自己有些太重视这件事了。赵伍年这边除了负责封锁现场的非战斗人员,参与此次行动的战斗人员,每一个都是武装到牙齿。而根据李有道所提供的情报。在没有经过特殊淬炼的金属武器之前,能够伤到那些怪物的只有木质武器。

    就因为这句话,他翻遍了整座阳城,寻找了大大、长长短短、各种种类的木材。那是长戈、短剑、一套一套的往身上塞。

    可看到李有道三个人,一人手里拿着一把巴掌大的木剑的时候,赵伍年精神都有点恍惚了。他第一次升起了一种感觉“这孙子不会是忽悠我的吧”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三个人态度还算端正,表情也很严肃。尤其是李有道,在外人面前的时候,那谪仙一般的风采往那一摆,还是很唬人的。

    李有道看着赵伍年这一身武器大师一样的打扮,心中就有些想笑。不过这也跟他猜测的一样:“赵老这是打算亲自上场了?”

    瞥了一眼李有道,赵伍年心理多少有些不舒服。毕竟自己这一身打扮跟人家一比,好像自己多怕死一样:“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,既然你的怪物这么利害,老夫自然要领教领教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李有道就是一撇嘴,得!这是记恨上我了:“赵老其实不必如此,毕竟这次计划也不是没有风险的。如果我们出现意外的话,您老也好做为接应。”李有道这句话的是真心实意的,他跟赵老相处很久。很了解这位年过七十的老者是个什么样子的人。不过正因为了解。才更不愿意让这位老者涉险。

    仿佛听出了李有道话里的真心,赵伍年面上也缓和了一些:“你放心吧,如果出了意外,你吴阿姨会做好后面的事的。”

    刚想调侃几句,您老就不能让吴阿姨歇歇的时候,忽然间地面出现了一丝晃动。紧接着便是更为剧烈的颤抖。“要开始了!各方面注意。战斗人员就位,战地记者不要靠得太近!灯光打过来!不要有杂音,维持现场安静!”一连串的指令咆哮而出,此时的赵伍年已经看不到一丝老态,仿佛回到了从前,那纵横沙场的日子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随着地震晃动的加剧,那面被灯光照的雪白的厂房外墙,正在一点一点的发生着变化,起初还很轻微。很难被人察觉。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跟地震的加剧。那变化越来越明显。仿佛一张褪了色的老照片。原本新刷的墙壁,就这般渐渐变得淡黄。一丝丝裂缝好像被岁月之力召唤了出来,慢慢的爬满了整个墙面。而随着最后一丝裂缝的产生。整面墙壁好像风化了一般,瞬间变为飞灰。

    不过展露在众人眼前的,已不再是墙壁背后的厂房。而是一处宁静优美的庄园!只可惜对面的景色宛如水中倒影一般。飘飘浮浮很是虚幻。就像随时要崩碎的泡沫。

    正当众人还在惊讶这神奇的一幕的时候。“咯咯……咯咯哒”,几声鸡鸣从画面中传来,一只体形如同中型犬大的火红公鸡,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。这只探头探脑的公鸡好像发现了这边的强光。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光源显得很是好奇:“咯咯哒”公鸡踌躇了一下还是迈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随着公鸡越来越近,围在墙壁面前的众人也把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当他的鸡喙触及到那泡沫一般的光幕时。周围大地的震动都仿佛剧烈了几分。随着这一次的触碰,李有道仿佛看到那画面深处,有一只惊巨兽在振臂嘶吼!而随着这只巨兽的怒吼,那光幕好像再也承受不住压力一般剧烈震荡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波”的一声轻响,仿佛鱼儿跃出水面,令所有人心头都是一颤。那些战地记者们更是对着公鸡疯狂的拍摄。

    “出,出来了。”田多多是真的有些兴奋了,他从三前就进入了战斗状态。虽然有道哥给他发的武器很不合心意。但是这些都不重要。有道哥了,这次出现的怪物很弱,就跟金毛的攻击力差不多。而只要躲过他的鸡喙。把他按在地上,几下就捅死了。

    就因为这一句话,原本看着一只异界生物就这般侵入人类世界的众人。那沉浸在自己心中无比的震惊、忐忑、甚至是激动的众人。都随着一个人的冲出而定格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而当众人看到眼前一个两米的大汉,将一只刚刚完成穿越壮举的公鸡,就那般扑到在了地上的时候。当那个壮汉拿着一个比他手指头长不了几厘米的木剑,如打桩机一般猛捅那只公鸡的时候。他们觉得这原本属于人类的灾难,以后也许就要换一个受害方了。

    <font color=”red”>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: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小说网,继续阅读</fon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