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世之天尊传奇 第四十六章 家宴
作者:吕问名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10-14
    晚八点,利民老年活动中心。

    此时大厅原本的几张麻将桌被堆叠到了角落,中间的空地则是支起了一张巨大的圆桌。

    三家人围绕在一起,吃着火锅聊着天。

    李有道看着李利民,有些疑惑的问道:“老爸啊,我妈呢?”

    李利民吐出一个烟圈,向着冰箱抬了抬头:“留了便条,出去好些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李有道摸摸下吧,感觉哪里不对:“不应该啊,现在全网都是找我的,我妈怎么可能不回来一趟,或者打个电话什么的?”

    听了李有道的话,李利民不小心被烟呛了一下:“咳咳……可能你妈没上网吧,他一般都不上网的。”

    略带深意的看了看自己老爸,李有道并没有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如果他还是22岁的李有道,那么他可能就信了,只可惜他已经不是了,末世之中天尊想要查一个人,那简直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他就曾经好奇的了一些自己周围人的资料,那写的跟小说一样的档案,曾经让李有道特意去找父母求证了一下,最后得到的结果是,无可奉告,赶紧滚蛋!

    他的父亲李利民,可以用“不良”这两个字诠释一生,从不良少年到不良青年,最后到不良中年和不良晚年,简直就是个不良人!

    而其中最能定性他的标签,除了混混,那就是老千。

    在李利民还很年青的时候,就喜欢上了赌博,不过有所区别的是他不败家,反而能赢钱。

    从最开始的运气,到最后的技术,全程自悟,可以说在赌术这方面,他爹是天才级别的。

    而李利民这名天才赌神,在人生最巅峰的时候,却输给了一个人,那人就是李有道他妈,人称“八区一姐”的张晓敏!

    之后的事情李有道不用看就能猜到,肯定是两人谈了很多诗和远方,然后就开始了近距离的苟且。

    不过在有了李有道之后,两人就安定了下来,开了这么一家老年活动中心,算是平稳的过日子。

    除了偶尔失踪几天,跟正常父母差不多。

    至于失踪这几天干嘛去了,李有道这名自己都不知道的隐形富二代则表示,一姐啊!赌神啊!有几家地下赌场不奇怪吧!

    想到前世自己去问父母这段历史的时候,父母那怪异的表情,李有道就不禁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李笑什么呢?最近这么出名,是不是又有姑娘跟你表白了?”温和的声音传来,让人听起来全身都暖洋洋的。

    李有道抬头看向说话的人,一个普通的中年男子,温和不张扬,眉宇间总是带着笑意,一双眼睛真挚又自信,让人一见之下就心生好感。

    这人就是东阳的父亲——东正明。

    一个横看竖看都不像坏人的人,而李有道则是知道对方的根底,926银行大劫案的策划人之一,带着三千万逃之夭夭的偷天大盗!

    “呵呵,东叔就别取笑我了,我哪有阳子受欢迎啊。”说完冲着东阳嘿嘿一笑,换来对方的两只白眼。

    而李有道则是心中暗笑:“傻狍子,连自己是富二代都不知道!还翻白眼呢,哼!”

    东正明听到这话,淡淡一笑没说什么,他的思路跟正常人不一样,在他看到东阳脸上的伤疤的时候,除了最开始的愤怒之外,并没有像东阳他妈一样闹的昏天暗地。

    他反而是有些高兴,因为他觉得东阳这样爷们多了,比之前找到对象的概率反而大了不少,传宗接代是大事啊!

    听到李有道调侃东阳,田多多在那边傻乐了起来,搂着自己老爹的肩膀:“爹啊,我刚才背了一首唐诗,我给你念念啊!”

    田刚听到田多多的话,眼眶就是一红!这话自己等了二十多年了啊!

    老怀安慰的田刚满是期待的说道:“好啊,你背,你背,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鹅鹅鹅,曲项向天歌……”田多多也不知道什么是害臊,扯着嗓子就把他今天看的小学课本里面的唐诗念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一口羊肉喷了出来,田刚尴尬的差点没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这位工作了30多年的老刑警,差点被自己儿子的一首唐诗击败。

    不过一边的田妈妈王霞却很高兴,笑眯眯的看着田多多在那模仿大鹅,还在那鼓掌拍手。

    这让一屋子的人都尴尬极了,为了缓解气氛,纷纷举杯,庆祝田多多涨智商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屋子人在那尬聊,李有道觉得有点憋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都是什么人啊?

    雌雄老千、银行劫匪、刑警。这样怪诞的三家人居然凑到了一起,还做了二十多年的好邻居,不光如此,彼此的儿子更是亲兄弟一样的发小……

    这要是此时揭穿他们的身份,会不会打起来?李有道一边猛吃,一边睁大眼睛看着这诡异的其乐融融,实在是不猛吃不行啊,不把嘴塞满,他怕自己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叮咚……”门铃声响起,让屋里的“热烈”气氛安静了几分。

    田多多此时就跟自己是骆宾王似的,一边鹅鹅鹅,一边跑着去开门,颇有点七步成诗的风采。

    这让田刚又是白眼一番,不过心里还是有点安慰的,最起码比以前强了,能记住事了……

    开门看到是一身中山装的赵伍年,田多多就没给好脸,大嘴岔子一歪:“是你!你个不要脸的老东西,要不是你领那些人来,能把阳子弄成这样?我今天就砍死你!”

    不过还没等他采取行动,一双手就把他抱住了,满嘴羊肉的李有道猜到是赵伍年来了,也猜到田多多会犯浑,所以直接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抱着田多多,李有道含糊不清的说道:“赵老,你先进去,先进去。”

    又跟田多多说道:“你少犯浑,这事不能怪赵老,再嘚瑟让东阳制裁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好吧。”赵伍年多少有些过意不去,不过他知道田多多有点愣,这时候说多了也没用,索性直接来到了屋里。

    见到三家人都在,赵伍年虽然不认识,依然很有礼貌的打着招呼:“大家好,我叫赵伍年。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田刚第一个站了起来。直接就是一个敬礼:“首……首长好。”对于这个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的老首长,田刚只要不喝死,就肯定会认出来,尤其对方还报了名字。

    “不要拘束……不要拘束……我是来做客的,又不是来视察的,这位同志是?”赵伍年自然不认识田刚。

    “报告首长,我是阳城市刑警大队田刚!那个……首长请坐……”说着就把自己的椅子让了出来,自己则站到了后面,直接打算客串警卫了。

    看到田刚这么拘谨,赵伍年也没说什么,坐在了田刚的位子上:“田同志也坐。都坐……都坐……”

    见到田刚去拿椅子,赵伍年则是趁机环视了一下众人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拉着田多多回到屋里的李有道则是一笑,得了,这下更热闹了。